“今年,獭兔行情很不错,一只能卖到70元左右,能赚到30元!今年出栏将达12万只。”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三锅乡兽防站站长赵海光在向笔者介绍该乡的獭兔产业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曾经抢手的獭兔皮毛积压滞销,兔肉每公斤只卖到10元,低迷的市场行情将这个曾经的富民产业逼近了崩溃的边缘。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平定县天利养殖专业合作社通过开办饲料加工厂,降低生产成本,发展成品初加工,努力提升商品附加值———

三锅乡的獭兔产业曾有过一段艰难的时期,低迷的市场行情将这个灾后重建的富民产业逼近了崩溃的边缘,如今,在经历风雨的洗礼之后再现辉煌,久违的“彩虹”终于重现在三锅乡。

1月15日,在平定县张庄镇新城村的天利养殖合作社,负责人张素环和几名工人正在忙着收拾仓库。过两天原料购进后,这里将成为小型的饲料加工厂。将秸秆、豆粕等混合粉碎压缩成颗粒是上好的饲料。张素环说:“自己加工饲料,一年可节约成本10万元以上。”

遭遇“滑铁卢”抱团渡难关

作为天利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创始人,张素环在獭兔养殖行业里摸爬滚打近十年,逐渐成为平定县乃至我市獭兔养殖业的领头人。但是自2013年以来,我市獭兔养殖户一直在獭兔养殖业的低谷里努力挣扎。让人欣慰的是,因为有与大公司签订的保障回收合同和自己建立的成品初加工这两张规避风险的王牌在手,张素环带领社员们信心十足、乐观地期待市场回暖。

2009年,占地60亩的獭兔养殖基地作为青川县灾后产业重建项目在三锅乡建成。獭兔皮、肉两用,浑身是宝,市场行情看好,125元一张的兔皮行情给予急切盼望产业致富的灾区群众莫大的希望和信心。然而2010年,在基地投产不久,獭兔行情却遭遇“滑铁卢”,125元一张的獭兔皮一路下滑到25元。曾经的抢手货变成了滞销品,兔子到了出栏期也鲜有人问津,买家给出45元一只的低廉价格让养殖户无法承受,到了出栏期的獭兔多养一天就多出一天的饲料成本,如果不出手则将面临巨大的饲料压力,养殖户面临两难境地,亏损在所难免。遭遇最惨重的是华霖种兔扩繁场,场里1.5万余只獭兔,每天光饲料就得4000余元。当时全乡獭兔存栏约5万只,每天饲料消耗就达10000元左右,兔子行情不好,销路不畅,不及时想办法,亏损会不断加剧。

2011年,多年在外给老板饲养獭兔的新城村村民张素环回家创业,自己当起了老板。她与几名村民共同出资50多万元,在3亩荒山上建立了以养殖獭兔为主营业务的天利养殖专业合作社,建成了2600平方米的獭兔养殖基地。第二年,獭兔市场发展迅猛,100多元一张的兔皮行情给了农民莫大的希望和信心。

在这艰难时期,赵光海站了出来。当时獭兔产业发展之初他便做起了饲料生意,全乡的獭兔饲料都由他统一供应,同时,他自己也建圈7000孔,獭兔存栏已近4000只,与大家面临同样的境况,在大家举步维艰之时,许多养殖户已拿不出钱来购买饲料,他一方面继续给大家供应饲料,没有钱就暂时赊欠,一方面对外寻求獭兔收购商,经多方联系,在成都、绵阳、河北等地分别找到了獭兔皮、肉收购商。赵光海决定建冻库,并收购全乡獭兔,请人宰杀后将獭兔皮、肉分别运送给经销商。算下来每只獭兔利润不到1元钱。但在当时却是唯一的、最好的办法,这样也减轻了养殖户的负担和压力。

张素环算了笔账,按照当时的市场行情计算,200只獭兔每年可繁殖、出栏商品兔3200多只。一只成品兔约2.5公斤,每公斤均价35元,扣除饲料、防疫、人工等成本,一只獭兔至少可获纯利15元,可观的经济效益吸引了周边村民纷纷加入。当年,天利养殖合作社就实现年产值50多万元。

赵光海赊给全村养殖户的饲料款高达20万元,同时还借给因缺钱难以运转的养殖户近10万元。在他的努力下大家渐渐的渡过难关,支撑了下来,行情虽不好,但却能基本维系。市场行情回暖养殖户信心倍增

然而,好景不长。从2013年后半年开始,全国许多大型皮毛服装加工企业停产,獭兔皮毛出现大量积压滞销,100多元一张的獭兔皮毛一路下滑到25元左右。曾经的抢手货变成了滞销品,兔子到了出栏期也鲜有人问津,买家给出45元一只的低廉价格让养殖户无法承受。然而,到了出栏期的獭兔多养一天就多出一天的饲料成本,如果不出手则将面临饲料成本的巨大压力,我市獭兔养殖户纷纷陷入了两难境地。

2012年的8月,三锅乡的獭兔养殖户们终于等来了希望,獭兔皮行情一路上涨,达到了50元。或许外界对三锅的獭兔了解甚少,也或许是销售渠道太窄、销售方式单一的问题,收购商上门来一方面压价不说,还在兔圈里挑选个头大的,这与当时的市场行情很不相称。赵光海决定改变这一现状,他一方面做宣传,跑销路拓宽销售渠道,收购商通过检验后认可了三锅獭兔的品质,多家收购商明确了收购意愿,曾经销往江油的单一渠道,被拓宽到成都、河北等地。另一方面,他决定改变以前论只卖的不公平销售方式,转变成为论斤卖的公平的销售方式。这样只要饲养时间到了几乎都可以出栏,销售畅通了,獭兔养殖户重新找回了信心。

如今,天利养殖合作社的存栏獭兔只有1000只左右。为了节省成本,养殖户们只好放慢养殖速度,减少喂食量,延迟出栏周期,而那些发展规模较小的个体养殖户已相继倒下,具有一定规模的也在艰难支撑。

“我们对自己所选择的獭兔行业有信心,任何行业都有风险,都会遇到困难,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大家一起想办法,总会渡过难关。”如今事实证实了赵光海所说的话。三锅乡的獭兔于2012年出栏达9万余只,2013年8月已出栏8万余只,预计全年出栏将达12万只,超过年初既定目标的20%,实现产值近1000万元,利润300万元。

食草獭兔能变“金兔”

赵光海的养兔规模不是最大,但他却成了该乡獭兔行业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今年9月,三锅乡成立了獭兔养殖合作社。目前,三锅乡常年存栏獭兔7万余只,年12万余只的出栏量已成为全省第二大獭兔养殖基地。
张远 何清玉

尽管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但大多数獭兔养殖户没有灰心。郊区西南舁村的任登龙说:“獭兔浑身是宝,獭兔皮、肉两用,而且养殖成本低、风险小,不受场地和规模的约束,只要肯付出辛苦,就能赚钱。”

今年64岁的任登龙是个四级肢体残疾人,在养殖獭兔之前,四处打工,生活贫困,居无定所。两年前,平定天利合作社为他提供了种兔、饲料、疫苗和免费的技术指导,老任在西南舁村建起了一间兔舍,逐渐发展存栏獭兔500只,每年可为老任带来近2万元的收入,再加上10亩耕地的收入,老任和同样身有残疾的老伴脱了贫、增了收,生活质量明显提升。

张素环介绍说,獭兔与其他畜禽肉相比,其营养成分具有“三高三低”的优点,即高蛋白、高赖氨酸、高磷脂、低脂肪、低胆固醇、低热量。依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数据,兔肉的蛋白质含量达24.25%,矿物元素含量达1.52%,均高于猪、牛、羊、鸡等畜禽肉,是国际公认的绿色健康肉类,而且兔毛、兔皮均具有经济价值,因此养殖獭兔是一条助农增收的好路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