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4日,黄冕林场93名职工参加内容包括领导干部一定要讲规矩、创新企业文化推动科学发展、人际交往与协调艺术、领导干部即席演讲艺术等的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专题培训班。

近日,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撰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乐于利用书画协会职权谋利,作品低劣却卖得十分红火的怪现状。希望领导干部从自身做起,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推动建立书画事业发展的新机制、新常态,共同携手构筑起没有“雾霾”的艺术天空。
百度了一下,周一波本人就曾是副省级领导,又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2013年他从陕西省政协副主席、陕西省委统战部部长的高位上退下来之后,顺利当选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周一波撰文批评“官而退则艺”的乱象,权力对艺术所带来的“雾霾”式污染,以及呼吁领导干部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实属不易。这种维护艺术纯净的决绝态度,尤其是反求诸己的勇气,令人钦佩。
不过,这更是说明了“官而退则艺”已经陷入了比较混乱的局面。
一是各级书画协会俨然成为准权力机关。如今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副主席,除了书画精英外,大抵是退下来的领导干部兼任。领导干部把持协会之后,一些官场病也随之而来。比如,令坊间捧腹的协会超职数笑话,一些地方协会成了领导干部“排排座吃果果”的地方。比如,有些地方协会已有先退下来的领导干了主席,新近退下来的干部想取而代之而不得,最后干脆不换届。比如,想办法吃公款揩油。据说最初许多协会之所以对退下来的领导干部虚位以待,无非是寄希望于他们发挥余热,找政府财政、相关企事业单位多多化缘之故。
二是艺术空气被污染。退下来的领导干部到协会兼职后,也确实在能来事、会搞钱方面显现出了能耐。而一些协会“暂时兴盛”于一时之后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必是弊大于利的。一方面,一些官员忝列书画家行列之后,以低劣作品行世,大有拉低“书画艺术”整体水平之势头;另一方面,雅贿盛行、协会小金库现象甚至于利用协会权力中饱私囊的“艺术腐败”频现。由此则导致书画市场畸形发展,不仅书画市场行情浮躁,而且就连过去视为寻常的书画用品如笔、砚、纸、墨、石等,也出现了价格虚高的情形。
如何抑制“艺术腐败”?我以为,坚持艺术至上的评价标准,至为重要。书画艺术既要让政治和权力走开,又要避免沾染上过浓的铜臭味,就应该重视艺术批评,不能坐视权力作品“劣币驱逐良币”。
艺术批评从来就不应该受流行趣味所左右,真正的艺术家要敢于秉笔直言,匡正艺术风气。
周一波呼吁领导干部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但少数领导干部把持协会,搞“艺术腐败”,是不会自动歇工的,权力的滥用尤其需要权力来纠偏。我以为有关部门应该出台硬性规定:退下来的领导干部一律不得在书画协会兼职。虽然有些退职领导干部真有艺术造诣,但在书画圈中,这个比例还真不大,代表性还真不强。
只有斩断权力滥用之手,才能有效遏制“退下去不要怕,名利双收玩书画”的“艺术腐败”。

(从政就不要往艺术界挤,领导干部带头退出协会领导岗位,不仅是对艺术的尊重,对自己的爱惜,也会形成对当前协会体制改革的一种倒逼效应。)

“要尊重文艺工作者的创作个性和创造性劳动,政治上充分信任,创作上热情支持,营造有利于文艺创作的良好环境。”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让文艺界有更多清正之气,从而更好地引领时代风气。包括书画家协会在内的各种艺术家协会应该进行清理整顿,党政领导干部应该自觉退出协会主席团。

现在,各种艺术家协会都有许多领导干部兼职当“领导”。这些领导干部进入各级协会后,利用自己的影响和剩余精力在业余时间参与协会活动,客观上为协会建设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也带来了诸多副作用,并存在着腐败的危险。领导干部能写会画,就如同领导干部过去会种庄稼、能开车床一样具有一技之长而已,但从来没有人愿意再给自己戴一顶农民工人的帽子,为何现在却要给自己安个名位。对于一些人来说,原因很简单,无非是名正言顺地收钱,默许雅贿;人们之所以往书画协会挤,尤其个别人作品低劣,却卖得很火,实际上是利用协会领导的幌子中饱私囊。

对那些进入书画协会主席团的领导干部来说,如果坐着豪华的汽车,待在豪华的工作室,将大把售卖字画的钞票装进自己腰包,那么其他为艺术奋斗的会员心里是何滋味?其实大家清楚,这种吸金揽银不是腐败又是什么?利用协会领导的地位卖字画,这种腐败不过是被艺术的外衣遮掩着而已。重权在握,心怀非分之想的领导干部呆在协会则更加可怕。即便是个别干部完全出于爱好加入其中,即便能独善其身,也不去卖字卖画,仍然会给群众带来各种想象空间。兼职的领导干部无论是何种原因进入协会,也不管是否得到利益,给群众的印象总是与钱有染。

领导干部是民族文化发展的组织者、推动者,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推动文艺繁荣进步,领导干部义不容辞。但官艺两界历来分明,这是社会管理的文明进步。从艺就不要同时做官,从政就不要往艺术界挤。何况书画爱好容易上瘾,一旦钻进去就往往不能自拔,再套上协会的各种“枷锁”,哪里还有心思进行艺术创作。

古今中外,德艺双馨的大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人品与作品不被铜臭气所染,才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而受人敬仰。在艺术标准言人人殊的今天,协会把书画家人为地分成了三六九等,给市场传递出的误导是只要进入了书画协会,在这个组织的职务越高,艺术水平就越高。这对书画市场和艺术发展规律无疑是一种践踏。因为在扭曲的市场看来,艺术水平和价位没关系,反倒和艺术官位密切相关,全国屡屡获奖的书画家作品卖不出去,只要一当协会领导即可身价暴涨的例子就足以说明问题。所以领导干部带头退出协会领导岗位,不仅是对艺术的尊重,对自己的爱惜,也会形成对当前协会体制改革的一种倒逼效应。

不可否认,在领导干部中确有较高修养和艺术造诣的人,他们不会去追名逐利,离开协会反而更有利于他们的艺术再造。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希望领导干部从我做起,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推动建立书画事业发展的新机制、新常态,共同携手构筑起没有“雾霾”的艺术天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