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7月初至今,浙江多地数次“包揽”全国最热城市排行榜前十名,“江南水乡”几乎变成“江南烤箱”。截至8月15日,浙江35℃以上高温天气已达创纪录的44天。面对60年来最严重的高温干旱灾情,浙江干群齐心协力科学抗击灾害,力争将损失减至最低程度。
烤在城市,旱在农村,61.7万人饮水困难
江南水乡浙江正遭遇60年来最严峻的高温“烤验”。杭州、宁波、绍兴等人口密集大城市持续出现40摄氏度以上高温,居民交通、餐饮、出行受到较大影响。
“热灾”初显,浙江便确立了“以人为本、确保民生”、“先生活、后生产”的抗旱救灾原则,千方百计保障公共服务“不断档”、保证居民生活不受太大影响。由于各项保障到位,尽管多个城市变成“烤箱”,正常秩序并未受到破坏。
持续长达40多天的高温,给浙江农村、农作物带来了严重旱情。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统计显示,截至12日,浙江90个县有79个受旱,作物受旱面积达583万亩,因旱饮水困难的人口有61.7万人。
笔者在“中国山核桃之乡”临安市龙岗镇手窐村采访时看到,67岁的村民郑志高不得不冒着户外40℃的高温,在山上给自家的山核桃树浇水。“这边山上两亩多已经全部烤黄了,今年完全绝收了。”郑志高说,这场干旱几十年不遇,原本能收入10多万元的山核桃,将颗粒无收。
作为全国最大的山核桃主产区,临安拥有48万亩山核桃林,已有47.1万亩受灾,受灾面达到99.6%,其中23万亩绝收。
不单山核桃,浙江的特色农作物如茶叶、中药材等也受灾严重。作为中国最知名的茶叶之一,西湖龙井茶产区2000多亩茶园受灾,占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丽水、磐安、桐乡等地的中药材、杭白菊也成片绝收。
高温就是号令,干群协力科学抗旱
笔者深入浙江旱区走访发现,在各地党委政府的科学有序组织下,干部群众齐心协力抗旱救灾,不抱怨、不放弃,凝聚出坚韧的“精气神”。
在6月底,浙江曾面临一场蓄水“考验”,究竟是少蓄水防汛还是蓄足水抗旱?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春来介绍说,基于水利专家的科学预判,浙江决定蓄水抗旱,“这一科学决策使得全省100多座大中型水库蓄了一库好水,这是全省抗旱有底气的重要原因。”
“要千方百计保证群众有水喝。”浙江省委、省政府要求,各级党委、政府把防旱抗旱工作作为当前全省的一项突出任务,“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开展人工增雨抗旱作业。截至目前,全省已有近40个县组织开展人工增雨作业200轮次。
“长达40多天的极端旱情是对政府执政能力的一次大考验。”临安市市长张振丰说,“我们采取了‘三下去’的办法,最大限度帮助农民抗击灾情。”干部扑下去、政策跟下去、补贴带下去。
不仅在临安,浙江各地政府的科学指导、有序施策让干部群众心有底、心不慌。在杭州西湖龙井茶最大产区梅家坞村,因为没有水塘,村民只能通过水泵从三公里外抽水。但笔者在此看到,村民们不抢不闹,而是轮流值班并给茶树分批浇水,做到最有效率地浇灌最大面积茶园。
截至13日,浙江已投入抗旱人数160.9万人、抗旱设施14.5万台套、抗旱资金3.85亿元,抗旱用电5794万度、用油3047吨。抗旱浇灌农作物1408万亩,临时解决饮水困难人口58.5万人、大牲畜17.4万头。
立足长远提升防旱抗旱能力
“越是紧急关头越是考验政府科学决策的执政能力。”浙江90个县的成千上万农技人员走到田间地头,和农民一起进行着生产保卫战,齐心协力抗“旱魔”。
高温虽是“天灾”,致灾却也有“人祸”因素。临安市在这次旱灾中就发现,但凡套种其他林木、植被的山核桃林受灾较轻,而纯粹的核桃林则枯死较多,而当地许多林农恰恰为了更多种植和收集方便,专门种植纯核桃林。
当地政府一边紧急组织数千台水泵帮林农抽水救树,一边派出农技人员现场教学,引导林农学习套种、混种技术,提高山林水土涵养能力。“以灾说法”的引导方式,正在改变林农几十年的不良种植习惯。“以前只想多赚钱,把其他树都砍了种山核桃,以后还是要相信专家,搭配种植,做到‘山顶戴帽子,山腰系腰带,山下穿鞋子’。”太平里村村民帅建忠说。
临安市龙岗镇党委书记盛星辉说,当前要边救灾、边反思、边谋划,改变林分结构单一、抗灾能力弱的现状,“镇里种植4000亩蔬菜,2000亩有灌溉设备的设施农业几乎没有受灾,但另外2000亩‘靠天田’已完全绝收。水源地、生态区开发要审慎,通过保生态涵养水源,实现生产、生活、生态三赢。”
浙江省委、省政府表示,经过历届党委政府的接力,浙江一系列水利工程建成并发挥作用,为科学有效应对灾情打下了坚实基础。今后要继续加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完善部门协作、运行顺畅的应急响应体系,并逐步构建政府救助与民众自救联动的防灾减灾长效机制。

图片 2图片 3

内容摘要:杭州临安农机维修为山核桃林浇灌系上“保险”,农业资讯,深圳蔬菜综合均价四周持续上涨

盛夏的临安,原本是一个郁郁葱葱的季节。然而一场历史罕见的极端高温干旱天气炙烤着大地。河流干涸、树木焦黄、禾苗打蔫、人畜饮水困难……

昨天中午1点,在临安岛石镇桥川村村道旁,两名农机维修工正在修理一台灌溉用的水泵汽油发电机。

入夏以来,临安大部分地区持续高温,旱情不断发展。不少地区的山核桃树遭受重创,预计经济损失近2亿元。

村民汪方林一直守在一旁,当农机维修工手拉发动后,水泵发电机发出了阵阵悦耳的声音时,他忙不迭地拉着市农机总副站长陈有根的手说:“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在田间地头及时帮我家维修好了‘罢工’的汽油发动机,我家山上的100多棵山核桃树就没救了。”说着就抬起发电机,来到40米开外的河边安装,打开水泵抽水,为200米外的山核桃林浇灌。

从远处眺望这一片的山林,山顶是一簇簇的黄色。走近看,路边的树要不掉光了树叶,要不就是满树黄叶。你以为这是秋天的景色,那就错了,这是正值8月初的一个临安小山村——太湖源镇夏村村,眼中的黄色基本上是晒焦了的山核桃树和竹林。

陪同的桥川村村委会主任张正德介绍说:“桥川全村有570多户,1.2万多亩山核桃林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今年的连续高温干旱,使得全村有70%山核桃林面临干旱。自8月初以来,村民们自发购买100多台套水泵和原有的300多台水泵,日夜不停地为山核桃林地抽水灌溉。但随着旱情的持续发展,由于长时间的用,加上村民对汽油发电机的保修知识不足,一部分汽油发电机出现了多种机械故障,导致水泵无法正常抽水浇灌。”

两名农机维修工正在修理一台灌溉用的水泵汽油发电机,太湖源镇的夏村村是临安玲珑山一带的山核桃主要产区。成片的山核桃树被烤焦

眼看着满山的山核桃树渐渐焦黄,心急如焚的汪方林急匆匆地找到昌北岛石镇农机站,请求农机维修人员下村帮山核桃农户解决这一难题。

太湖源镇的夏村村是临安玲珑山一带的山核桃主要产区,有7000多亩山核桃林。

临安市农业局了解这一情况后,从8月12日,抽调维修10多名农机具专业技术人员,组成两支农机志愿服务小分队,深入山核桃主产区的岛石、清凉峰、太阳、湍口等镇,宣传农机具补助政策,现场指导当地百姓科学抗旱,为他们示范农机的使用和保养方法,对出现问题的农机进行维修,做到“旱情到哪,农机到哪,技术到位,服务到位”式的巡回服务。

董世明是夏村村石门小组的组长,一说起今年的山核桃树,他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好多被晒焦了,怎么办呀?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死掉。”说话间,满脸的心疼。

“今天你们一上午就帮我们村民修好了7台汽油发电机和水泵,现在我们村的1.2万多亩山核桃林的浇灌有了保障。”张正德看着河道里一台台欢快的水泵抽水,一根根水管正源源不断地将水送到山上的山核桃林,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

山核桃树一般都长在较陡的山坡上,上山的小路铺满了厚厚一层黄色的竹叶。“都是枯死的竹子掉下来的叶子,今年损失大了。”董世明边走边叹气。经过一个水塘,他又念叨起来:“7月以前,这里还是满的,现在的这点水,给一户人家用来浇灌都不够。”“你们看看这棵山核桃树。”董世明指了指路边一棵几乎掉光了叶子的树,约5米高。“这棵树有30年了,都没有扛过去。”树下的枯叶堆里,散落着又瘪又小的山核桃。董世明一颗颗地捡起来,满脸不舍:“本来七八月份正是长果子的时候,有点雨水,果子就会大起来,到白露就可以开打了。”

近一周内,临安市农机总站向全市山核桃产区供应享受政府补贴的水泵2000多台套,并积极组织供应其他质优价廉品牌水泵近3000台套,两支农机维修志愿服务小分队共修理各类发电机、水泵100多台套,为山核桃农户抽水保树系上“保险”。

然后,他又指指山顶,让笔者看山上那一簇一簇的黄色。“山上陡,水根本运不上去,那些树眼见着要不行了。听说湍口镇的损失更惨,他们那边的树都长在石头山上,土壤很薄的。”$pager$

刚有产量的树焦了最心疼

8月初,笔者来到董世明家,他家有四五百棵山核桃树,其中100多棵焦了,有20棵已经完全死掉。

“再不下雨,其他的估计也撑不下去了。”他说,这些焦了的树大部分是10年前种下的,前年刚开始产果。“如果不死,每年的产量是翻番的。”董世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家今年起码损失三四万元。”

10年的山核桃树没有逃过厄运,有些100多年的山核桃树也开始叶子打蔫掉果实了。“头一回碰到这么厉害的干旱,我47岁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干旱灾害。”他说,如果不是干旱,这个时候差不多该开始上山除草了,为开打山核桃做准备。

“我们一般会在开打前除两次草,一次是这个时候,一次是8月底,要把山核桃树边上的草除得干干净净。”不过现在,他连草都不敢去碰了,“长点草,还能多留住点水分。”

夏村村的山核桃树减产6成

夏村村的村长金雪成介绍,村民们的收入主要有三部分,山核桃收成占一半,竹子收成占三成,外出打工占两成。

“我们还不是损失最严重的村。村里的山核桃树,大约减产六成,20%的山核桃树死了。8000多亩的竹林,30%的竹子黄了。去年村里光山核桃的收入就有1000多万,到了今年下半年,估计有不少人的日子可能会有点紧吧。”金村长说,村民们现在迫切需要技术指导员来指导指导,尽量减少损失,确保明年的产量。

“这一旱,不止影响了今年的收成,明年的山核桃一般在今年下半年发芽的,高温一烤,芽也焦了,明年的收成肯定也会受影响。”村民们一脸焦急。“有些地方的山核桃林已经有了蓄水池,搞水土保湿工程,我们这里能不能优先考虑一下?”“临安好像还没有经济作物的保险,能不能考虑设一个,保障一下经济作物收成?”村民们议论纷纷。

笔者了解到,目前,太湖源镇镇村两级已累计投入抗旱资金400余万元,加快落实农林部门的农户购置抗旱农机补助,目前已对35户农户进行了补助。$pager$

不怨天尤人,75岁大爷每天挑水上山浇山核桃树

在昱岭关村,笔者随同村干部一起上山查看村民饮用水蓄水池蓄水情况。下山时,看见有三四个人围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在背山阴凉处休息。笔者便上前和他们攀谈起来。

其中一位年纪较轻的村民叫邵云新,旁边两位是他的岳父岳母,都是昱岭关村的村民,这次一起上山浇灌山核桃树。因为太阳毒辣不宜浇水,所以先在路边休息,等到3点多钟再上山。

电动三轮车上,放置着很多大小不一的罐子,里面都装满了水。“上午6点不到,我们全家就出门了。我负责挑水,老伴负责浇水。女儿和女婿负责另外一片山。”一旁,75岁的罗新民大爷告诉笔者,一早上,他来来回回挑了10多趟。

“我们不能怨天尤人,要想办法上山抢救,不然这些山核桃树都要枯死了。去年收获了2000多斤籽,今年只能保住1/3的产量了。”罗新民大爷说,这几天他们一直这样,清晨出门,中午休息一会,傍晚时再上山。

傍晚临近,日头没那么毒辣了,罗大爷和老伴又忙开了,把水卸下车,用扁担挑起,走上弯弯曲曲的林道……“我们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尽量保住这些树。”罗大爷说。

临安山核桃经济损失近2亿元

昨天,笔者从临安市林业局了解到,临安的山核桃林共有46万亩左右,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2万亩受灾。

“灾情有轻重,其中31万亩受灾较轻,影响今年的果实生产和收成,对明后年的影响不大。8万亩左右的山核桃树受灾比较严重,可能颗粒无收,但是树还是可以保住的。还有3万亩左右的山核桃树已经死了。”

林业局办公室主任万刚说,像湍口、昌化、太阳等山核桃主产区是重灾区,不过同样是山核桃主产区的昌北,因为早晚气温较低,损失相对较小。对于今年的旱情,临安林业局也派出科技人员下乡指导。“我们要先保住山核桃树的‘命’,再来尽量保产量。”万刚说。

据介绍,这次山核桃林抗旱,临安林业局采取了不少措施。比如先要保重点,保住重要产区和一些靠近山塘水库的山核桃林。其次要保幼苗,因为幼苗“体抗力弱”,一般年纪较大的树根系深,比较耐旱。另外,还要劝导大家不要除草,以保证地表保湿,而蓄水池已经在建设中,不少地方已建成。

相关文章

山核桃被“热死了” 今年或成“奢侈品”

相关文章